歡迎訪問隴南政法網!

有關鏈接

調查研究

當前位置:主頁 > 調查研究 >

人民法院在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中的定位

時間:  2019-08-20 11:45     
 
 
深入推進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改革,是人民法院深化司法改革、實現司法為民、公正司法的重要舉措,是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內容。只有把握好人民法院在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中的角色定位,并付之行動,人民法院在維護社會穩定、促進經濟發展和保障人民安居樂業中必將大有作為。
 
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既是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體現,也是國家法治化發展水平的重要標志。一直以來,黨中央和最高人民法院非常重視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的構建。2015年12月6日,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聯合下發了《關于完善矛盾糾紛多元化解機制的意見》,從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戰略高度完善矛盾糾紛多元化解機制,并將人民法院在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中定位為引領、支持和保障作用。2016年6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出臺了《關于人民法院進一步深化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改革的意見》,對促進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發展提出了系統的指導意見。今年6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在全國高級法院院長座談會上就推進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和現代化訴訟服務體系的建設作出了部署。
 
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是一個系統工程,人民法院作為該系統工程中的一個重要責任主體,基于司法權的特殊屬性,必須清楚自己在該系統中的角色定位,才能做到有所為有所不為。筆者認為,人民法院在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中應該把握好引領、推動、底線、終點四個定位。
 
一是人民法院在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中的引領定位。人民法院在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中具有技術、人才、效力、立法、數據引領的優勢。法官在長期審理各種案件以及和各種當事人接觸中,積累了豐富的調解、審判的經驗和技術,洞悉各類案件中的當事人的訴求,能從情理法的角度調解、裁判案件,在糾紛化解上具有“向陽花木易為春”的技術引領優勢。這是其他的糾紛化解機制無法取代的。顯然,在訴訟制度的長期積累下,人民法院在多元化解糾紛中的人才引領地位更加凸顯,法官、法官助理、書記員都在訴訟程序各階段發揮著糾紛化解能力。相對于其他的糾紛解決機制,司法確認所具有的強制執行力在效力上具有優勢,人民法院對糾紛解決結果的效力引領彰顯了司法的權威性和不可替代性。在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大格局的構建中,最缺乏的就是立法上的支持。作為終點定位的人民法院應該發揮立法引領的作用,站在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法治化、現代化的高度,在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之間的銜接、隊伍建設、組織建設、經費保障、平臺建設、管理激勵等方面進行實踐并推動立法,完善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的制度化、規范化、系統化建設。人民法院一年審理上千萬宗案件,積累了龐大的各類法律關系、糾紛類型、糾紛化解數據,如何運用好這些數據進行糾紛的源頭治理以及糾紛解決機制的網絡化接納是人民法院應該重視的一個命題。通過人民法院數據引領帶來的大數據智慧,為我們的立法規劃、司法政策制定、行政執法等提供預判性依據,提高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在預防糾紛上的實效。
 
二是人民法院在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中的推動定位。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的系統工程中,既有訴訟和非訴訟的分類區別,又有公力救濟、民間社會和私力救濟的本質區別。調解、仲裁、訴訟等各個相互獨立的機制在各自的領域內發揮著作用。但是,要使得這個系統工程發揮合力作用,必須將這些相對獨立的機制有機的銜接起來,使得各機制之間能夠實現信息互通、程序對接、協作配合和功能互補,讓當事人能夠多元性、便捷化地選擇糾紛化解的方式,實現有糾紛就有機制、有機制就有途徑能找到機制。作為糾紛化解機制終點站責任主體的人民法院,應當主動承擔起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的銜接責任,與其他的機制之間建立起銜接,推動銜接機制的建立和立法,把系統工程的網絡建立好,讓其發揮系統功效。各地法院對多元機制進行了有力的探索,四川“眉山經驗”、山東“濰坊經驗”、安徽“馬鞍山經驗”等強化訴訟和調解的對接,引導糾紛當事人選擇調解、仲裁、行政裁決、行政復議、訴訟等方式化解矛盾;部分法院建立在線調解平臺,將各種機制與調解銜接起來,暢通不同的糾紛解決渠道之間的銜接。由于人民群眾存在多元的司法需求,人民法院應當站在整個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系統的角度重新審視司法職能,最大限度地運用司法資源發揮推動作用,在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系統性的精細化、人性化、智能化、類型化、整合化上開拓空間,實現整個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系統向服務型、專業型轉變。
 
三是人民法院在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中的底線定位。訴訟糾紛解決機制與其他糾紛解決機制的最大不同之處就在于嚴格適用法律對當事人的爭議作出裁判。即使人民法院主持的調解,也不能違反法律的禁止性規定。司法是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最后一道防線,嚴格公正適用法律是作為國家審判機關的基本準則,也是審判機關獲得公信力的根基。但在司法實踐中,有個別法官為了避免當事人鬧訪,以“和稀泥”“各打五十大板”的短視思維處理糾紛,造成了個案誤導社會價值觀和民眾對司法裁判的錯誤理解。有個別法官甚至錯誤的理解“法理情”之間的關系,以樸素的民間之“理和情”代替具有普遍效力的法律規則,殊不知不在法基礎之上的“理和情”實際上會破壞法律的統一實施和司法的嚴肅性,對社會造成的負面影響難以估量,損害法治國家的基本規則和法治建設的社會根基。社會信仰法律、敬畏法律的原因就在于法律具有客觀性、規范性、可預測性和可執行性,只要違反就必然會受到制裁,絕不會因法律關系主體的不同而改變其實施的可能性和預期性。那種毫無原則的曲解“法理情”之間的關系實際上在不斷地損毀司法的根基。特別是在法律信仰缺失的當下,法官更應該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釋明法律,在司法程序的各個環節傳播法治精神,帶頭信仰法律。人民法院在解決糾紛中必須堅持法律底線,通過舉法院之全力實施法律,彰顯司法權威,努力讓法律成為全社會的共同信仰。
 
四是人民法院在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中的終點定位。在諸多糾紛解決機制中,司法裁判的處理結果具有終局性。因此,任何一個糾紛一旦進入司法程序進行審理,司法機關作出生效的裁判、調解具有終極效力,糾紛即得到最終解決,任何機關和個人都不能非經法定程序予以撤銷。“經過司法裁判所認定的事實關系和法律關系,都被一一貼上封條,成為無可動搖的真正的過去。”相對于其他的糾紛解決機制,司法程序具有終點意義。因此,司法裁判要維護其終點地位,必須講究裁判的說理性,讓裁判文書發揮定分止爭的功能。但是,在司法實踐中,除了傳統文化“信訪不信法”對司法終局性的不利影響外,說理不夠精準的裁判文書也給司法的終局性帶來了負面影響。有個別法官在裁判文書上不愿說理,曲解裁判文書的精簡度,只是簡單地圍繞爭議焦點作出裁判結論,沒有依據查明的事實和適用具體的法律條文回應各方提出的具體訴辯意見,造成部分當事人主觀上認為裁判存在貓膩。有個別法官在裁判文書上不敢說理,沒有深入研究難點法律問題,擔心被當事人抓住瑕疵,回避當事人的訴辯意見,缺乏必要的理論自信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理論自覺,為敗訴一方當事人的無理纏訴留下了情感空間。有個別法官在裁判文書上不會說理,以簡單的“缺乏事實依據”和“缺乏法律依據”回應一方的意見,沒有指明當事人的主張具體缺乏的事實依據和法律規定的實際要件,使得當事人疑惑不解。有個別法官在訴訟程序中,擔心當事人對案件裁判結果提前有預判,沒有及時釋明舉證責任,造成在裁判文書上出現舉證責任“突襲”,導致敗訴當事人對程序的公正性產生不應有的懷疑。那些不愿說理、不敢說理、不會說理的存在辯理缺陷的裁判文書,實際上就是給各方當事人留下無休止爭議的空間,不斷的侵襲司法的終局性和司法的權威性。
 
因此,法官必須熟練掌握說理的法律技術,對于各方當事人的訴辯意見,從事實認定、程序規則、法律適用上充分予以回應,清楚闡明堅守法律底線的事實和法律依據,讓試圖突破法律底線的當事人在司法程序中無縫可鉆,讓其感受到司法裁判的公正性,爭取使其轉變觀點。只有在裁判文書充分說理基礎上,人民法院才能實踐“我們是終審并非因為我們不犯錯誤,我們不犯錯誤僅僅因為我們是終審”的制度權威,才能倒逼每一個法官嚴格規范行使審判權,才能以“讓人感覺到的方式”來呈現司法公正。
 
在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系統中,人民法院的引領定位是基于自身專業化而具備的客觀優勢,推動定位是人民法院在該系統中的責任擔當,底線定位是人民法院在系統中的行為準則標桿,終點定位是人民法院在該系統中作為“最后一道防線”的制度權威。因此,理清人民法院在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中的角色定位,能夠進一步看清人民法院的客觀優勢,把握責任擔當,清楚行為準則,守護制度權威。(鐘垂林)
 
(原文鏈接:http://rmfyb.chinacourt.org/paper/html/2019-08/16/content_158998.htm?div=-1)
 
 
來源:  人民法院報                                              責任編輯:李婷
网上说看视频能赚钱是真的吗